酒店小姐

關於部落格
女裝服飾
  • 14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一千六百八十八個圈兒

  張守仁   2009年元旦,是我退休的第一天。從這一天起,我開始繞著煙臺南山的幾座山頭轉圈兒。到今年9月底,已轉了1688個圈兒,共計1.7萬餘里。   每日清晨5時,我從南山的魁星樓下起步,向南途經丈八口,隨後折向東,攀越南山最高峰——烽火臺。接著沿山脊梁向北,穿過野狼窩,登上另一座山峰老虎頂,在這裡壓腿,彎腰,做早操。7點開始下山,來到魁星樓,正好轉了一圈兒。有山友用計步器測量,說這個圈兒有十多里。我有寫日記的習慣,每日在本子上寫上日期,然後就畫一個大圓圈兒,還繪製了一張年度爬山統計表,月有小結,年有總計。當然,有時為畫圈兒也會搞一些變通。比如,某日邀三五個山友,從市區的南山竄到萊山區的鳳凰山,來回二三十里。雖說出了圈外,這一天也在日記上畫個圈兒。有時回老家走八九里山路,這一日畫不畫圈兒?心裡就犯難,手抖動著,不覺就畫出一個小圈兒,嫌不圓,描去重畫。還真有當年阿Q的遺風,哈哈,這個圈兒怎麼就畫不圓呢?   說實話,我能堅持轉圈兒是有根由的。1979年,59歲的父親因突發心臟病去世。村上的老人講,這種病遺傳,其後人也活不上大歲數。我當時剛到30歲,從此便開始爬山,向大山要健康。最初的二十幾年,每日不過二三里。2004年以後我加大力度,開始轉大圈兒,從每月七八次、十多次,逐漸增加到退休後每月的二十五六次。   2011年6月下旬,我轉圈的腳步戛然而止。那幾日,我每登上一個山頭就覺得心口隱隱作痛。這一下我慌了,趕緊去醫院,結果診斷為冠心病。立即住院,最終被安上了一個支架。一個月後去醫院複查,心電圖大體正常,我問醫生還能不能爬山?醫生說:可以,你跟著感覺走吧。於是我帶著硝酸甘油,與山友步行八九里路來到昆嵛山下,登上了海拔923米高的泰礡頂。經過這次“破壞性”的體驗,感覺良好,我又開始轉大圈了。   帶病爬山,家人反對,我也很糾結。但是爬山的誘惑太大了:春天,吞吐百花之清香;夏日,聆聽山谷幽林間百鳥的啼鳴;秋天,與山峰共仰星月,攜東海同沐朝陽;冬日,迎著飛雪一路高歌。真是“四時之景不同,而樂亦無窮也”。我快樂著,但頭腦始終清醒。我時常調整爬山計劃,少了一些蠻幹,多了一分對生命的敬畏之心,且行且珍惜。 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一千六百八十八個圈兒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